????锦绣城的上空,在城外尽头处的七八个身影,也都越发的清晰起来,这七八人大都是青年,此时驾剑御空,一身修为明显不俗,散出灵威,尤其是中间一人,身穿紫袍,是个中年。

????此时伴随着站在那名中年身后,看似随意的轻笑,却好似惊雷一般,在整个锦绣城的上空回响,这一切,就使得在锦绣城走动的人群,无不心神震晃,只是那站在阁楼上方的陈沛灵,遥遥看着眼前的一切,眼中寒意更加深邃,目露精芒的轻哼一声,甩袖飞出。

????“沛灵,这就是新的人选?”那名中年静静的站在那座青色古剑上,神色不怒自威,犹如要将星辰中的人影彻底看穿一般,眸光明灭不定,却是越来越明亮。

????“正是,修为虽然不足以进入九转秘境之中,但是那少年体内的星元和诡异的心法着实有些奇怪,似乎是在参透了某种机缘和造化,才使得那少年体内的星元甚至隐隐间,盖过了他的修为。”离开了天河坊,陈沛灵甩袖抱拳深深一拜,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和猜测,透露给了那名神秘的中年男子。

????“体内的星元的确达到有聚灵化的痕迹,不过凝聚在那少年身上的星元,似乎与那少年有些格格不入,沛灵你看见没有,灵气潮汐所化的结界中,与那身体不符的地方,便是那少年身上的星元,就是这股星元,在排斥着他体内的力量,甚至将他体内的灵气,用一种极为极端的形式产生。”

????那名少年,看似书生一般,一双眼洞穿着脚下的天地,望着在外人眼里看来只是座普通的灵气漩涡,可是在那对皎洁的星眸下,他甚至能透过事物的表面看清事情的本质。

????“想要将这股力量完全操控,那少年的修为就会不再是像现在一样,完全的忘我,现在的他除了打碎这座星阵,就是将这股他无法操纵的力量,自我整合,否则林烟雨会死,那少年也会因为灵气消逝的过快,最终灵气枯竭而死。”

????“火与水的失衡太过严重,那小子现在看起来战力强横的可怕,体内却是一塌糊涂,就像至真道友所说,星元与修为差距过大,会使得他体内的经脉承受不住这之间的张力,才会导致那少年身上会有物极必反的症状,若是不彻底根治,那小子真要踏入玄封境,体内所有的隐患就会全面爆发,到那个时候,那小子的经脉受损,终身再无突破雷劫的可能。”

????能参与到这件事中来的人,绝非等闲之辈,那名中年,低头看着脚下的大地,望着那暗意涌动的大地,望着废墟中战立的少年,心中百感交集,可是下一瞬出现在他的眼前,是那柄背着漆黑剑鞘,神情淡然的少年。

????“周秦商,没想到你听到消息,那么快就赶来了。”那名中年冷哼了一声,目中寒意渐闪,他的眼神平静,淡然的望着眼前的一切。

????那少年,剑星眉目,只是比起当日那个神情倨傲的样子,如今他的双眼之中,多出了一抹令人胆寒的怨毒。

????“元离,十五年未见了。”那站在风雪桥屿尽头的老者,伏在一座宛如山岳般惊人的圣兽上,眼神犹如被风雪磨去了棱角,却是有着道道触目惊人的雷光在其眼中闪烁。

????当年,白狐界,与那头雪山飞狐渐行渐远的身影,那个曾经在淮南巅峰中站着的少年,此时已是步入中年,他的眸子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,半晌后恢复平静。

????“玄清宗已经不在了,你不再为你的父亲报仇了。”元离面对着他,从容不迫,那站在对立面的少年,剑鞘中的剑微微拔起,剑身中已是映出了元离温和的脸,仿佛是在看着孩子一般,他冷漠的眼神,仿佛又变得比火一般的炙热。

????周秦商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,他从剑鞘中缓缓抽出了剑,这飞剑通体紫色,其内好似有波纹在流转,刚一出现,顿时就有一股热气扩散开来,使人如置身炙热之地。

????隐隐的,都能看到这飞剑四周的虚无,仿佛也都略有扭曲,可见此剑不凡!

????轰鸣声,惊天动地!

????强烈的无法形容的震颤,顿时在这座岛屿上弥漫开来。天仿佛要塌了一般,在人们的眼中,天上的太阳仿佛又近了几分。整座霞光万丈的天际,犹如彩虹贯穿在其中。

????只是那令人神情不禁向往的天空,忽然不知为何,四面八方的云团朝着锦绣城上空的天际凝聚,甚至,在这刻广袤无垠的天际,发生了扭曲,隐隐之间,似乎又是要消散的迹象,他注意到在前方的虚空,竟猛然间有一道从天而降的光幕!

????“出了什么事!”

????“有修士在渡劫吗!!”这一幕太过突然,使得船内不少人都惨呼起来,也正是在这众人呼喊的瞬间,星树下的光芒更加闪烁,直接就爆裂开来。

????更为惊人的威压,在星树的树梢中扩散开来,此时斜射在晚霞上的虚影,微微摇晃,尤其是其外层竟出现了一些焚烧的征兆。

????在这种静的仿佛能听到风声的世界,也都纷纷安静下来,随着黄昏的消散,随着黑夜的弥漫,天际上扭曲的残像,其四方的扭曲瞬间加剧,越发强烈,遮盖了一切视线后,竟慢慢地有光芒从其内散出。

????在这夜空下,这光芒越发的强烈,到了最后竟爆发出璀璨,直接就扩散八方,覆盖夜空,远远看去好似一团火焰,升腾苍穹!

????整个天空都被渲染,五光十色中,天地都变得梦幻起来。

????而在这之中,那些走动在锦绣城中的过往修士,驻足不动,全部怔怔的猛地抬头,像一座死城中寂静不动的雕像,在这座天空城下,显得极为震撼。

????“竟然是暮十色,没想到在极北居然能遇到千万年也难得一遇的天灾。”那名少年,抬头望天,面无表情的喃喃说道。

????在这如梦如幻的世界中,元离神情始终如水般淡然,似乎完全不受暮十色的影响,身后气血更是扩散开来,形成金色海洋,横扫四方的瞬间,那从天而降的流光溢彩,其身影刹那一顿。

????元离的身躯上,也随着暮十色惊人的涟漪,肉体开始退化,甚至他的皮肤上,出现了一块块漆黑如墨般的斑点,这些斑点起初很小,但传染起来极为惊人,所有的斑点在元离的身躯上合二为一。

????而在暮十色中,唯独只有一人,不受暮十色的影响,站在星空脚下,那对深陷着碧蓝幽深的瞳孔。

????只是结界外,那眼中惊骇都还未来得及散去的林烟雨,双眼顿时黯淡了下来,可是,这一刻,他缓缓的转过身,多出了一股……令周余生都心头震撼的冰寒气息。

????在这冰寒气息出现的瞬间,周余生的双眼罕见的恢复了一丝清明,速度之快,王宝乐肉眼几乎都看不清晰,下一瞬……这丝毫不受结界内灵气的林烟雨就到了周余生的面前,其右手抬起,直接一掌落下!

????太快!

????周余生心头震动,四周金色气血之海骤然爆发,形成防护阻挡林烟雨,轰鸣中,周余生全身震颤,身体蹬蹬瞪倒退,可却没有停顿,而是展开全速,猛地向一旁闪去。

????“让老夫来。”就在周余生心头震惊的瞬间,那戒指空间内,四周环绕着紫电的缥缈身影蓦然冲出,顿时电闪雷鸣,这一刻,朝着结界外的林烟雨镇压而去。

????几乎在周余生闪去的刹那,林烟雨一步间,直接就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地方,一脚落下,山石碎裂,崩溃四溅!

????“这种速度,他的力量哪怕一般,也都可以增幅太多!”周余生气息有些急促,身体再次退后,眯起双眼,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与认真。

????“暮十色,跟暮十色有关系吗?”

????“相传暮十色会吸取天地间的一切灵气,腐蚀暮十色所在之处所有与天地间同化的灵气,可是在这里,所有人的体内都残存着一丝魔种,就是这种魔种,使他们完全被暮十色所困。”

????周余生深吸口气,甚至在他临近的同时,这四周的灵气仿佛都引动,居然形成了漩涡,欲将他凝固在原地!

????就在龙苑城整座城池陷入暮十色的恐慌中,隔海相望的淮南,有一道身影骤然发出,其速度之快,仿佛都超越了风声,化作一道金芒,穿越两岸所隔的西海,停在了这座城市的上空。

????“若是这个时代的时间线被强行改变了,那么历史也会因此而改变。”那少年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大地,望着城池外五彩斑斓的天幕,神色微变,却是顾不得那么多,没入那座七彩结界之中。

????在历史上,元离最终虽是不敌被关入困灵角峰塔内,但绝非会死在这里,元离他应该是死在……白狐界!

????那名少年哼了一声,全身气血猛地收缩,连带着将身体外的金光,也都逐步的收回体内。

????这种方式,就好似气血的压缩一般,无形中就仿佛收缩封印,很快的那少年的身体就不再金光闪耀,可若仔细去看,能看到他的皮下,金光正慢慢内敛。

????“绝对不能让元离有事,周秦商可不是人族,那小子可是货真价实的魔族子嗣。”

????在他的周身仿佛化作了一层封印之膜,将体内流转的灵气与混合在外的魔气,固定在了一起!

????尤其是这压缩封印极强,而金光又克制银色气息,使得它无法散开,于是就等于是被强行续接,甚至都流动不了。

????好似被死死的按在那里……唯一能流动的地方,仿佛只有身体中那处还在跳动的心脏。

????那少年,显然也不是极北之人,他的身体上,流转的赫然是最纯正的灵气。

????他冲向暮十色的天幕外,身形一丝速度都没有降下,体内灵气迅速燃烧,他的肉体上,甚至都出现了一丝火星,掠过龙苑城上的身影,缓缓的出现在了元离的身侧。

????“没想到除了那小子,这极北居然还有一个跟那小子一样,出生极北之外的小子,我原本以为外界再无进入淮岸的可能,可那小子,身上没有我要的,但是在你的身上,我感觉到了那股很强烈的气息。”

????声音虽低沉,可却断断续续,仿佛有不可治愈的伤势,又仿佛存在了太久已经虚弱,此刻扩散中,那少年手中的油灯火苗里,幻化出的紫色身影,竟猛地睁开眼,一步间,走出火苗!

????“是打开淮岸最终的钥匙!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9book.com/book/97791/22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