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来人,处理好尸体!”

????姬无煜冷静的下着命令,在场的人本想提前离开这血腥的场面,但再看宇文墨一脸淡定的样子,面面相觑一番谁也没开口提前离场。

????对于平定王府来说,死人不过家常便饭的事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哪怕是姬无煜的大婚之日,众人只能用‘正常’两个字来形容,谁人敢议论一二。

????很快,尸体被一具一具的清理干净,下面人手脚迅速的处理着在场的血迹,重新搬来了桌椅,摆上了瓜果,不出片刻功夫,喜堂还是喜堂,恢复之前那般干净整洁。

????外面喜庆的喇叭声继续吹奏,仿佛刚刚发生的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小插曲,众人从渐渐惊愕的神色逐渐恢复正常,如先前那般假意奉承客套一番。

????喜娘见状,原本惊恐的脸上渐渐转换为笑意,识趣的她上前来拉着南乔说道,“吉时还未过,拜完这三拜就礼成了!”

????南乔甩开喜娘的手,走到姬无煜面前红着眼睛盯着他说道,“婚礼取消吧!”

????“由不得你!”他一字一顿道。

????一时间,场面变得十分僵,就连空气都是紧张的。

????南乔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微微颤抖,对视几秒后她突然举手扯掉头顶上的凤冠扔在地上,倔强的目光夹杂着晶莹的眼泪,

????“这亲我不结了!”

????姬无煜像是早已料到这般,他眼神并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反而很平静的看着她发泄。

????下一秒,南乔从他身侧经过的时候,手臂被他顺势握住,

????“礼未行完,你想去哪?”

????南乔转过脸去盯着他的侧脸,重复着刚才的话,“没听见吗,这亲我不结了!我还要去料理江陵王府的后事。”

????“不许!”

????霸道的语气钻入耳朵,南乔眉头皱起,咬牙道,“放开!”

????姬无煜沉默片刻,“先拜完堂!”

????锵的一声,在场有人拔剑,拔剑之人正是之前在一旁观礼的慕白灼,而那佩剑指向的人正是姬无煜的后脑勺。

????“放她走!”慕白灼强调着这几个字。

????姬无煜头也不回,对着南乔语气比刚才缓和了些,“我们先拜完堂,拜好之后本王帮你处理其他事!”

????他口中的其他事是指江陵王府的尸体,如此轻描淡写,南乔不禁含泪讥讽一笑,

????“对于你来说是其他事,对于我来说是头等大事,姬无煜,我真是看错了你!”

????“看错就看错吧!”话落,他突然扳过她的身子,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,与她面对面站着。

????南乔还未有所动作,姬无煜瞥了一眼旁边瑟瑟发抖的喜娘,“继续!”

????喜娘惶恐,背脊发寒,几乎在一秒时间换上牵强的笑容,“是,王爷!”

????“夫妻对拜!”喜娘高喊着。

????南乔看着对面的姬无煜,她直直的站在那里,一脸冷漠。

????周围来参加婚礼的所有人都震惊了,这成亲的场面似乎也太诡异了,平定王逼死新娘亲人,强行迎娶新娘,还当着皇上的面,而东郡王用剑指着平定王的后背,关键是这平定王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继续这婚礼。

????又过了漫长的几秒钟,南乔依旧直直的站在那里,而姬无煜则冷冷的下令,“来人,摁着她跟本王行礼!”

????很快,有两个人上来摁着南乔的肩膀,喜娘又尴尬的喊了一声夫妻对拜。

????姬无煜微微的拜了下,而南乔的肩膀却怎么也摁不下去,她倔强的看着他,咬牙坚持。

????南乔眼中一道剑芒闪过,只见姬无煜身后的慕白灼剑刺向他,眼看就要刺中姬无煜,而他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般,轻易地避开了那一剑。

????下一秒,慕白灼袖子中飞出几枚银针,而那银针也被姬无煜极快的速度躲开了,银针钉在柱子上,而姬无煜则行云如流水的闪到慕白灼身后,以极快的速度夺掉慕白灼手中的剑,而后手腕一个反转,将剑反别在慕白灼的脖子上。

????“小白!”南乔惊恐的大喊一声,生怕姬无煜变了性子,会真的不留情面杀了慕白灼。

????姬无煜微微勾唇,“小白,本王的婚礼上你大打出手,不好吧!”

????慕白灼只恨自己武功不及他人,“你要是真喜欢乔乔,就不要在她难过的时候强行与她成婚!”

????姬无煜的目光看向南乔,“本王要不是真喜欢她,会跟她成亲吗?”

????接触到他的目光,南乔越来越看不懂他了,他到底想做什么。

????“放了小白!”她说道,“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。”

????“那就选择跟本王拜堂成亲!”他依旧强调这件事。

????慕白灼开口打断了要说话的南乔,“不要答应他!”

????“姬无煜,你非要如此逼我吗?”

????南乔实在想不明白,一向为她着想的姬无煜为何会突然这般,她刚刚死了亲人,他竟还要逼着她成亲,这不是逼着她做不忠不义不孝之人吗。

????姬无煜不答,反而是沉默良久的宇文墨开口道,“无煜,婚事不如等改日再办吧?”

????众人本以为宇文墨开口姬无煜会松开,哪知姬无煜依旧固执己见,

????“皇上,此乃臣的家事!”

????此话一出,众人面色各异,纷纷惊讶姬无煜如此大逆不道,连皇上的话都当耳旁风,无奈姬无煜手握重兵,没人敢在他的地盘上说三道四。

????果然,宇文墨的脸色不是很好。

????众人视线在几人之间流连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最终,宇文墨一挥袖子,“东郡王乃是朝廷重臣,你就不要为难他了!”

????宇文墨的语气明显就矮了一截,似乎一时间不知道拿姬无煜怎么办才好的妥协。

????“只要他不搅了臣的婚事,臣自然会放了他!”

????众人惊呆,这平定王似乎也太高调了,当众和宇文墨讨价还价,最起码明面上要给宇文墨面子,莫非是被今日这曲折的婚事给气着了。

????“随你!”

????宇文墨左右不是人,最后叹了口气甩出而去。

????随着宇文墨的离去,众人们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松懈半分,柳丞见状大着胆子上去请辞,“王爷,下官想起家中还有点事,就先告退了!”

????姬无煜不说话,半晌后才嗯了一声。

????柳丞相如临大赦,连忙带着柳妃烟准备离去,哪知柳妃烟不愿意走,看看南乔,又看看慕白灼,想说什么又没说,又在丞相的拉扯下这才低着头离开了王府。

????柳丞相这一离去,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上来辞行,一时间,原本满堂的人走了七七八八,留下的都是王府原本的人。

????姬无煜放开慕白灼,“你走吧!”

????慕白灼虽然被松开,但心里极度不爽,“为什么这么对乔乔?”

????“乘风,送客!”姬无煜不解释,转过身朝南乔走去,一把拽着她的手往里走。

????“你放开我!”南乔一边挣扎一边吼道。

????南乔的手被他拽的生疼,就在慕白灼要上去帮南乔的时候,王府里突然多出来的暗卫出现在慕白灼面前将他拦下。

????“东郡王,还请离开!”为首的乘风开口道。

????“不离开又如何?”慕白灼根本不惧这一切,他不许任何人伤害南乔,再次与乘风等人动起手来。

????姬无煜仍旧浑身冷冷的气势,一直拽着南乔往里走,南乔忍无可忍,袖子中的匕首落入掌中,她手腕翻转,将匕首挥向姬无煜。

????他像是知道她的动作那般,在她刺下来的那一刻握住她的手腕。

????四目相对,烽火相交。

????南乔只觉得手腕一紧,匕首不自觉的从掌中滑落,哐当一声掉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????下一秒,南乔挥出的拳头还未落下,脖子上受了一击,两眼一花,在快倒地之际就被他腾空打横抱在怀里。

????姬无煜瞥了一眼躲在柱子后的喜娘,提醒道,“送入洞房。”

????喜娘闻声明白其意,扯着嗓子喊了一声,“送入洞房!”

????话落,那些吹吹打打的乐队愣了一秒后,重新吹起了喜悦的曲子,只是这曲子有些微颤了。

????暖风阁内,此时岑溪正在会见宫连城。

????听闻来人汇报后,岑溪微微皱眉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????“小的亲眼所见,平定王强娶南晋郡主,东郡王在婚礼上大打出手,就连皇上开口平定王都不给其面子,皇上一气之下离开了王府,东郡王被平定王府的人扣押了起来!”下面跪着的人说道。

????岑溪还未开口,一旁的宫连城说道,“我这个弟弟一向狡猾多端,还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。”

????岑溪关心的则是,“那南晋郡主现在如何了?”

????那人犹豫片刻,还是说了出来,“被...被平定王强行带进了洞房。”

????岑溪眉头皱了下,刚站起身,宫连城便说道,

????“急什么,说不准他就等着你过去呢!”

????岑溪微微转过脸来,“我带上月涟漪,他们还拿不住我!”

????“太过自信不是好事,你自己小心!”宫连城端起茶杯品了一口。

????平定王府里,红菱带人将新房的门打开,里面并不是大红色的喜床,而是一个巨大的金色牢笼,在笼子的顶端,绑着刺眼的红绸,大朵的花犹如血一样红。

????下一秒,笼子门被人打开,姬无煜抱着昏迷不醒的南乔走了进去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9book.com/book/98510/25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