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????陆航这么安排的另一个原因,是鬼子不会认为孔庄里有太多人,孔庄的确切情报都是李有才那个久违的狗汉奸向鬼子提供的,正因为觉得少,鬼子才一直懒得搭理。二十多个人的规模看起来才合理,昨天中午的石桥‘相亲’也基本是这个兵力,现在是二排换成了一排,加上杂七杂八的稍多出几个,一样合情理。

????最大限度地掩藏兵力,或者夸张兵力,绝不出示实际兵力,是指挥员必须具备的基本习惯。鬼子认为活在无人区里的穷光蛋特战连主力只有二三十,那陆航就给他看二三十。

????一排一部进了碉堡后的交通壕,一部被王强分给陆航守左翼石屋范围,还有一部散落隐蔽在孔庄南端范围。右翼,归二排。

????特战连的精英二排,史上第一次集合了。

????很不巧,小丫蛋,缺席当了逃兵;呆子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;小干柴,也溜了。只有四个兵站在空地上,站在风里,瞪眼傻看那头正在满头黑线的无语熊,他们高大威猛的二排长。

????排副嘎子最终离开了只有四个人的队列,面无表情朝那头熊淡然道:“连长让我掩蔽在能够听清楚他命令的范围内,我得过去了。这里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嘎子背着他的掷弹筒走了,陈冲也站不住了,支支吾吾第二个走出队列:“那个……我是……掷弹组的……我必须得……跟嘎子哥一起……因为我是他的装填手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那熊不动不说话,眯缝着丑陋的蛤蟆眼盯着支支吾吾的陈冲看,把个陈冲看得不敢与之直视,差点忍不住开始撕扯他自己的衣角,但最终他还是鼓起勇气追着嘎子跑了,嘎子所在的阵地才是他这个助手该在的阵地。

????于是熊脸上那双蛤蟆眼开始看向耗子:“这位英雄,还站队呢?剩你俩货还叫队?姥姥的你竟然还能站得住?啊?是人么你?你不天天想往掷弹筒边上凑合么?这时候怎么不赶紧追过去呢?嗯?”

????耗子昂首挺胸站得笔直,步枪稳稳竖立于身侧刺刀闪闪亮,目视远方不斜视,中气十足朗声答:“报告排长,我申请加入掷弹组,请求你批准!”

????“你姥姥!”这倒霉熊终于气炸了肺,指着河岸方向咆哮:“现在就给老子灌沙包去!就你一人干,我活活累死你个一连的王八蛋!”

????耗子猛地立正答是,半分表情都没有,转身便往河边跑,心里是否骂娘就没人知道了。

????这回就剩下一个了,长得刚刚比枪高,正在伸着舌头舔他嘴唇上的鼻涕泡,凸显得面前那头熊更加高大强壮,也让那头熊显得比刚才干净多了。

????稳定了一下情绪,伸出大熊掌摸了摸鼻涕虫的头顶叹了口气:“姥姥的,总算清净了。候啊,走,跟我找老大说理去!”

????小猴子反倒昂起那张鼻涕脸,仰望着面前的熊认真坚定道:“排长,我行!”

????正在摩挲他头顶的熊掌当即改成了一个恶狠狠的大脖溜!

????废墟间,一处瓦砾倒塌成的缝隙,朋爬了出来,全身无处不疼,他根本没睡好,从半夜里上火到现在,眼睛仍然发红。

????“连长,咱们……到底该怎么打?”

????听起来这是个战术问题,可胡方知道手下人问的不是那个。舒展着全身的筋骨,望着天空呼出一口浊气:“全力以赴地打。打到倒下。”然后他苦笑了,苦笑着看提出问题的手下:“这算交友不慎么?当礼尚往来吧。过了今天……咱们再也不欠独立团人情了……这是值得轻松的事……我现在已经觉得轻松多了……全团都会为你我骄傲的……你自己也会……不是么?”

????“我明白了。那咱们……第一个阵地该放在哪?”

????“说实话……我现在也不知道。我说了不算……得看敌人是什么状况。”

????说到这,急急的脚步声便传来,那是有人往这里匆匆跑。

????“来了!连长……敌人来了!侦查兵刚回来,他说小河村方向的伪军正在过来,营规模!张家镇方向也过来了,也是营规模!”

????胡方盯住了刚刚停在他面前的通信员:“鬼子多少?”

????“侦察兵说他没看见鬼子,只有治安军!”

????“确定?”

????“确定!”

????特战连真的做到了?他们这些作死的到底把鬼子怎么着了?真拉孔庄去了?尽管即将面对两个营,胡方仍然松了一口气,好歹伪军是人,鬼子不是!

????静静发了十秒呆,猛地朝周围正在向他注目的手下们一挥手:“撤!往西撤!现在就撤!一口气给我撤出三个小时的路再说!”

????附近的全体战士一头雾水,刚才还说会骄傲呢,怎么一转眼就撤了?

????胡方不得不再补充一句:“没有鬼子指挥的伪军才是称职的伪军!离鬼子远远的伪军才是真伪军!”

????……

????很巧,两支伪军在天沟村东边的三岔路口相遇了,两个营,凑起来兵力近七百。

????张天宝派出了四个,营副张勇带队来捧场。两边加起来走成了一路,浩浩荡荡真叫一个壮观,大有千军万马成河之感,怎不令人意气风发高抬眼。

????俗话说,一山难容二虎,千军不可无帅。眼下皇军不在,提前改道朝南了,如此大队人马总得定下个一把手来。

????一个是跟鬼子出城而来的治安军营长,一个是小河营的张勇营副,两位一见面就热情寒暄带紧紧握手,仿佛知交多年未见,差点泪涟涟。

????热情了半天他们的手总算放开了,营长这才问张勇:“兄弟贵姓?”

????“免贵姓张,名勇。”答着名字同时抱起双拳:“您看……我是称您一声哥哥……还是叫您前辈?”

????“叫哥哥我领,称前辈你就是骂我!”

????“那成,从现在起,小弟唯哥哥马首是瞻,但凭吩咐!”

????“哥哥我就不是个倚老卖老的人,信奉的是自古英雄出少年。这个总指挥必须你来干!”

????“我是营副,您是正营,弟弟我不敢造次。”

????“级别不是这么看的,你带着四个连呢,不当一把手还有天良么?”

????“哥哥,算我求您了,让弟弟一回行不行?”

????“不给我面子?想撕我脸?”

????“您可刚说了不带倚老卖老的!”

????“那你小子就别逼我!”

????“这可是您一直逼我吧?”

????“小子,再装嫩可别怪我不客气啦!”

????“好歹比卖老强!”

????“哎呀?我特么……”

????噗通——张勇当场倒下了,浑身抽搐口吐白沫,把个治安军营长看得目瞪口呆。

????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9book.com/book/98593/40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