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巫连枝一听这话,心里陡然。

????“白前辈,这是什么毒?”巫连枝开口便是问题最关键的地方。

????“此毒,本宫倒未曾见过,但略知一二。”白玄道。

????“白前辈请说。”巫连枝急切的想要知道,自己阿娘到底中的什么毒,能如此的让人惊悚。

????“本宫曾在禁书室里看到过一本无名的古籍,上面记载的不仅有失传的医方,毒理,还有些许残卷,钟夫人中的此毒,与那毒理的其中一章残卷,症状七分相似。”白玄娓娓道来。

????“白前辈既然知道,那何不为我娘现在就解毒?!”巫连枝一心只急切于钟青柔的毒能不能解,却没有理解全白玄的话。

????乐出野跨坐在凳子上,开口道:“哎呀,我师尊不是说了嘛!他所知道的只有那残卷的一部分,又不是全都知晓!你让师尊解毒,那不是强人所难吗?!”

????巫连枝被乐出野这一点,才反应自己刚才的话,有些唐突和冒昧,太过于急切,没去理解。

????“抱歉...”巫连枝有些窘迫。

????“本宫知你心系钟夫人,可我确实无法解,但可以试着缓解折磨夫人的痛苦,拖延毒性蔓延。”白玄一字一句清楚的说道。

????巫连枝与钟青柔听闻此言,脸上都皆一喜。

????那就是还有机会,就算是只能拖延,那便能在毒性蔓延全身之前找到解药。

????“要解全毒,或许,天鹤居那位有办法。”白玄道。

????“慕前辈早已闭关,至今未出,那得何年何月,我娘她...”巫连枝此刻有些无力。

????“罢了,解毒暂且先搁置吧,青柔还请仙首替我缓解发作时的痛苦便可。”钟青柔开口道。

????她是个聪明人,既然现下是无法将身上的源头清理干净,但有缓解的权宜之计,自然识时务。

????解毒一事,在日后可以寻找,无需急于一时。

????白玄从袖中拿出灵兽囊,将自灵子放了出来。

????自灵子在那灵兽囊里呆了许久时日,今朝得以出来,自然是高兴极了。

????绕着白玄飞转了一圈,然后落在桌上,蹦蹦跳跳的。

????“钟夫人,恐怕要委屈你些。”白玄顺着自灵子的羽毛说道。

????“仙首不妨直言。”钟青柔道。

????白玄将水寒召出,浮在半空晃了晃,道:“自灵子之泪众人皆知有净化之效,却鲜少有人知道,其泪也有以毒攻毒的奇效,尚能攻毒,亦能护元。”

????“青柔该怎么做?”钟青柔问道。

????“自灵子之泪,需于血融,但并不是小口,而是需要钟夫人放出些许的毒血,让自灵子之泪落于伤口之上,融入血中,来净化毒血,方才有效。”白玄解释道,而后又补上一句:“但钟夫人请想好,自灵子之泪虽有其功效,但本宫却一分不保证对此毒有效。”

????巫连枝听此话,那不就是要让他娘放血吗?!

????而且白玄也说了,他不能保证这么做,就一定会有用,也有可能都是徒劳之举。

????钟青柔此时本就体弱,他实在是担忧...

????“白前辈,没有别的法子吗?”巫连枝一脸担忧之色的问道。

????白玄摇了摇头,明确的告诉他们,若想缓解,那他们就别无选择,唯有一试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79book.com/book/98684/83/